赌博澳门网站大全

作者:鬼谷仙师  超级学神最新章节  超级学神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超级学神最新章节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 太初巨兽(19-07-18)      第二千八百四十二声东击西(19-07-18)      第二千八百四十一章 讹诈(19-07-18)     

第九百五十五章 被算计了


  “唉,真是一言难尽,说起来,也只能怪两位兄姐没有福缘,以至于落了个身陨道消的下场,一身修为都做了古!”大椿摇了摇头,“当日两位兄姐说要闭关向更高的境界突破,我就劝过他们,但是没有办法,无尽岁月的修炼,他们两人的功力已经到了想压都压不住的地步。☆杂*志*虫☆”
  “我记得,那是闭关的第二个年头,二人同时渡劫,本来一切都好端端的,我都以为他们要顺利成就天道境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八十一重天劫在进行到第七十九重的时候,异变陡生,威力增加无数倍,两位兄姐合力也未能撑过第八十重,陨落在无尽的规则乱流之下。”
  大椿说起这事,就好像是在回忆痛苦的过去一样,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复杂。
  “天劫异变?”
  听完大椿的讲述,苏航的眉头皱了一下,感觉到有几分异样。
  渡劫过程中,天劫突然发生异变,虽然不多见,但也不少见,导致这种可能得原因有不少,苏航就曾经遇到过,无非就是自身实力太强,上天突然想给你更大的考验。
  还有的人,自身背负的业力太深,亦或是对天道不恭,又或者有更强者想出手干预,甚至直接就是老天看你不顺眼,就是不想让你过关。
  这渡劫,就像是考试一样,不管你考的有多么的好,最终的成绩怎么样,还得看阅卷老师给你评多少分。
  何况这可是天道境的天劫,只要度过了,那就超越了规则,连天道都难以束缚,其天劫威力有多强,用鼻毛想都能想到。
  “没错,天劫异变,现在想想,那场景,都是恐怖非常!”大椿那平淡的脸上,闪过几分惊惧,“第七十九道天劫落下,两位兄姐尚存一息,大兄指天怒骂,此时第八十道天劫落下,唉……”
  “事后回想,两位兄姐是被人给算计了!”大椿埋着头,眸子里流露出几丝眼泪。
  “被算计了?何以见得?”苏航听了这话,眉头一下拧了起来。
  以许氏兄妹和自己的关系,如果这其中真有内情的话,自己一定是要查清的。
  大椿道,“一开始,我也不能确信,之前兄姐就给我讲过,我们神木一族,源于太古,有一宿敌,后来想起,当日大兄指天怒骂,骂的却不是天,而且一个人!”
  “谁人?”苏航眉头一蹙,“可是道祖?”
  大椿摇了摇头,“我敢断定不是,但当时,那云端之上,必定是藏有人,而且以我的能力都无法察觉,那人的本事,怕不在我两位兄姐之下。”
  不是鸿钧,那还好说,虽然天劫是鸿钧掌管,但那只是例行公事,倘若真是鸿钧算计了许氏兄妹,那苏航说什么都得去找他好好聊一聊人生了。
  “你方才说,你们神木一族的宿敌?”苏航看着大椿,等着他的下文。
  “神尊,且先随老朽去一个地方吧!”大椿顿了顿,起身对着苏航道。
  苏航犹豫了一下,随即带着昊天,跟着大椿离开了山洞。
  山洞外,许三少三个,还在恭敬的迎候着,苏航离开的时候看了他们一眼。
  “大椿,他们三个是?”走远了,苏航对着走在前面的大椿问道。
  大椿道,“想必神尊也能看出来了,小三是大兄的后人,建木树种所化,小二是二姐的后人,不尽草籽所化,化形不久,难免心性不定,惹出诸多祸事,老朽管不了他们,也懒得管他们。”
  果真如此,苏航心中了然,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,“那老大呢?”
  “那小家伙,是这山里孕养出的精灵,得了天地造化之功,开了灵智,老朽偶然遇到,将其点化,收入门下,从小养大,也算是老朽的半个弟子吧!”大椿摇了摇头,“这群小家伙,可一点都不给我省事呢,前段时间,趁着我闭关修行的时候,跑出去瞎胡闹,不知又惹出祸事来!”
  苏航汗了汗,心想他们还真是惹了不小的事,那个熊猫怪,儿子都给搞出来了。
  不过,这是后事,稍后再处理不迟。
  两人随着大椿,来到了森林深处,一株乔木参天,枝桠蔓延成嶙峋的模样,长牙舞爪,像是在向森林中的亿万生灵展示它的威严。
  这树可真是够大,怕是得一二十个人才能环抱得过来,但却已经是枯死了,枝干像是被雷劈过一样,枯萎,焦黑。
  昊天跟在苏航的身边,隐隐的守护着,他不能保证这个名叫大椿的身份,更不能保证这个大椿对他们有没有恶意,要知道,这个大椿的境界,肯定是在他之上的,万一对他们不利的话,他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  当看到面前这棵枯树的时候,昊天也被惊了一下,抬头望着那巨粗的树干,明显能感觉到这棵大树身上传来的压迫。
  “这便是大兄。”大椿站在树下,抬头看着这颗枯死的树,眼角流露出一丝老泪。
  “啊?”
  苏航看着这棵树,实在难以相信,这就是许青木?
  许青木,建木所化,建木,那可是世上顶尖的神木,随便一根枝桠,也足以炼制成神兵利器,居然被破坏成这般模样,那天道境的天劫,究竟是有多强?
  苏航简直不敢想象,许青木渡劫之时,是怎样一番景象,他能从这棵枯死的树身上感觉到诸多复杂的情感。
  悲凉,愤怒,无奈,各种感情掺杂,苏航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有几分绞痛。
  “许青兰呢?”苏航问道。
  许青木的建木之躯,能够存下一根树干,那许青兰的草身,想必也该有残肢存留吧,毕竟,许青兰是太古遗种不尽草所化,比不上建木的质地坚硬,但是在生命力却是绵延无尽的。
  “神尊,且随老朽来吧!”大椿道了一句,引着苏航二人,往大树走去。
  来到大树面前,那大树的树干上,突然显露出一个大洞来,那树洞,就像一个张开的嘴巴,无语的想要诉说什么。
  
  s:本书的扣扣君羊:“八酒似一山八漆灵”,有兴趣的朋友来哈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9-07-18 12:31:47  ExecTime:0.053